水利专家:攻击三峡的人总寻找借口却拿不出证据,

水利专家:攻击三峡的人总寻找借口却拿不出证据,

2017-06-23 14:38 作者:小编

极端天气的出现,让不少人开始重新审视三峡的利弊,有关三峡引发极端天气的各种说法也层出不穷,其中“木桶理论”更是广泛传播。“将极端天气归罪于三峡大坝,纯属无稽之谈。”南京水利科学研究院、水文水资源与水利工程科学重点实验室王国庆教授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没有任何证据表明这些极端天气是由三峡引起的,三峡对气候的影响与全球变暖的大背景相比,根本不值一提。

 影响范围只限周边10公里

记者:近年来,川渝大旱,西南大旱,以及近日的长江中下游大旱,极端干旱天气的出现频率增加。旱灾不断,洪灾也屡屡发生,2007年重庆百年一遇的暴雨还让人记忆犹新。三峡大坝对气候究竟有无影响?这些极端天气真的跟三峡有关么?

王国庆:每逢长江流域出现极端灾害天气,总有人将怀疑的目光投向三峡。三峡大坝的确会对区域气候产生一定影响,但影响的范围极其有限,只限于库区周边不到10公里内。针对三峡大坝对于气候的影响,此前进行过专门的科学调研,将三峡的影响扩大化是没有道理的。

今年长江中下游遇到的大旱,在三峡工程未修建之前,历史上也曾出现过。将旱情与三峡联系起来,是不合理的。三峡的确能起到降水降温的作用,目前长江中下游遭遇旱灾,三峡大坝加大泄水量正体现了其防洪抗旱的调节功能。目前的旱情,以及此前的川渝大旱,这些都是在全球气候变暖的背景下出现的,不能将其归罪于三峡这样一个单一的水利工程。

三峡是个敏感话题,攻击三峡的人总是能寻找各种借口,却从来拿不出科学的证据。极端天气灾害,并非只在长江流域出现,西南五省大旱,以及海南省的特大洪灾,这些难道也要跟三峡挂钩么?

大坝高度怎会影响大气环境

记者:在诸多质疑声中,由一名台湾学者抛出的“木桶理论”传播最为广泛,不知您有否听过?

王国庆:当然听过,他们所谓的三峡大坝“木桶理论”,是将四川盆地比喻为一个巨大的木桶,环绕四川盆地的山脉缺口就是这个大木桶的一根根木条。三峡大坝是挡住气流入川的瓶颈,好比一个木桶最短的木板变长了,影响了四川盆地与外界的水汽和热量交换,不可避免会导致四川盆地的自然气候发生明显变化。我想说的是,这纯属无稽之谈。

记者:为何这么说?

王国庆:三峡大坝的确将河道拦截起来了,但是大坝的高度才100多米,而要做到能够影响大气环境,必须是大尺度的水汽云团活动才可以,其垂直方向距离地面至少10公里以上,三峡的100多米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世界上任何一个水利工程的修建,都是各有利弊的,在产生效益的同时,往往也会伴随着次生灾害,三峡也不例外。三峡在起到防洪、发电作用的同时,库区也会存在泥石流、滑坡等地质灾害,同时由于水流速度减慢,水体富营养化严重,这些都是三峡带来的不利影响。我们要做的不是去彻底否定三峡,而是着手去解决这些不利影响,将危害降到最低点。